时事网

主页
分享时事新闻
时事网-热点新闻时事,政治政策时事,教育时事,生活时事,新鲜事

存款利率报价新方式开启,如何影响你我钱包?

更新时间:2021-06-22 15:17:21点击:

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确定方式变了。6月21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公众号发布文章称,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利率自律机制方面表示,新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实施后,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同时,各金融机构仍可在自律上限之内,与存款人自主协商确定存款实际执行利率,存款实际执行利率并不一定会有大的变化。目前,各金融机构存款利率定价总体平稳,有关调整正有序推进。

多家银行调降中长期利率

记者多方咨询发现,部分银行根据利率管理要求下调中长期定期存款及大额存单产品利率,已有多家银行存款利率发生调整,也有部分银行表示暂未收到是否调整以及如何调整的通知。

“3万元起存的3年期利率从3.85%降到了3.25%,昨天刚刚调整,不同期限的大额存单利率都有所下调,不过活期存款利率没有进行调整。”在复兴门附近的一家国有大行网点,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由“基准利率×倍数”改为了“基准利率+基点”。虽然还没有向用户发布具体通知,但行内已经调整完毕,用户存款时执行最新利率标准。

在附近的一家股份制银行,大堂展板上写着“差异化存款三年10万3.4%”,大堂经理说这个数字此前为3.8%,刚刚有所调降。

另一家位于丰台科技园的股份制银行理财经理表示,5万元起存的三年大额存单利率由3.59%降到了3.5%。不过位于卢沟桥的一家国有大行理财经理表示“存款利率暂未调整”,并未接到利率下调的通知。

存款利率报价新方式开启,如何影响你我钱包?

对广大储户而言影响不大

银行调整存款产品利率的消息引发了市场广泛关注,有观点认为此举是“变相降息”。可否将此次调整理解为“降息”?它又对储户和银行带来怎样的影响?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解读称,调整之后,存款利率报价方式与国际惯例接轨,与贷款利率报价方式趋于一致,同时也使存款利率报价更加精细。

此次存款利率报价方式调整,在三个方面体现了差异化和市场化:

第一,银行之间差异化。此前,按照利率自律机制要求,大型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一般为上浮30%,股份制商业银行上限一般为上浮40%,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等中小银行一般上限为上浮50%。此次优化,将机构类别分为大型银行和其他银行两类,分别设置不同的加点上限。

第二,期限之间差异化。区别不同的存款期限和存款产品设置不同的自律上限,是此次存款利率优化的重点。据报道,大型银行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大额存单加点上限分别为10BP(基点)、50BP、60BP,其他银行加点上限分别为20BP、75BP、80BP。此前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未体现期限和产品的差别。

第三,区域之间差异化。利率自律机制确定总的规则,具体执行由各地自律机制在全国规则之下,根据本地区情况自行确定。因此,存款利率上限还存在地区之间的差异。据了解,东部沿海一些省份利率自律机制确定的加点上限,略低于全国水平。

他表示,综上所述,此前一些如“存款突然降息”“存款利率下降”之类的解读是不准确的。总体而言,存款利率将“有升有降”——活期存款和一年期以内的定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所提高,但具体执行的利率由银行自主确定,既可能高于也可能低于此前水平;一年期以上的定期存款,利率自律上限适当下调,具体执行的利率在不同银行、不同地区之间会有不同。

从目前执行情况看,多数银行对活期存款利率并未进行调整,但一年期以上的定期存款、大额存单利率已经下调。

董希淼表示,对广大储户而言,此次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确定方式的优化,总体影响不大。但是,市场无风险收益下行将是必然趋势。

6月11日,银保监会、央行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由于投资范围缩窄,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收益率也将有所下行。对个人而言,如果资产配置中,中长期存款、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较多,那么收益率可能有所下降。投资者应平衡好风险与收益的关系,如果希望获得较高收益那么必须承受较高风险,如果不希望承担较高风险那么应该接受较低的收益。

“短期存款利率向上、中长期存款利率向下,总体理财收益不会有显著变化,但会推动一些金融理财产品向低风险偏好投资者渗透。”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称。

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压力

综合市场分析人士观点来看,与之前的存款利率上限相比,此次调整将有效遏制银行存款成本上升势头,有助于缓解银行净息差收窄压力。

近年来,部分银行采取“高息揽储”等诸多手段加大对存款业务的争夺,不但推高存款实际利率,也使自身经营风险不断积聚。董希淼表示,进一步明确存款利率上浮上限并通过引导中长期存款利率下降,有助于约束中小银行和大型银行分支机构对存款的不理性竞争行为,克服负债业务“规模情结”和“速度冲动”,增强发展的稳健性和可持续性,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减少短期存款与中长期存款之间的“价差”,也有利于减少套利行为,使银行存款期限结构更加合理。

目前,存款是银行负债的最主要来源。随着资管新规等深入实施,同业负债持续压降,存款占比进一步提高。在市场竞争加剧的情况下,近年来中小银行负债成本上升明显,普遍在2.4%以上,不少中小银行甚至超过3%。在存款以基准利率为定价基准的情况下,下调存款基准利率,可直接降低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负债成本。因此,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降低存款基准利率的呼声一直较高。

董希淼认为,此次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优化之后,总体而言银行负债成本将有所降低,有助于保持利差稳定,进而提高银行加大信贷投放的意愿和能力。同时,应积极稳妥推进存款利率并轨,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他建议,各地在具体执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时,应进一步实施差别化政策,允许中小银行采取更有弹性的存款利率加点空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